【什么是泛目录站群】论讲!这只是个开始作文600字“匣里龙吟”

难忘那懵懂的匣里龙吟青春,悸动的论讲校园

某年某月的某一天

苏银东

到如今年复一年,我不能停止怀念,只个作文字什么是泛目录站群怀念你,开始怀念从前……

——题记

难忘那懵懂的匣里龙吟青春,悸动的论讲校园

Ryan Jacobson/Photographer

小学五年级下学期,功课明显紧张起来,只个作文字师生都为中考做准备。开始老师反复强调说,匣里龙吟临阵磨枪,论讲不快也光。只个作文字平时最调皮的开始几个孩子也渐渐安静下来。是匣里龙吟时候冲刺了。体育课没有了,论讲音乐美术课也取消了。只个作文字课程表上语文数学历史地理排得密密麻麻,连自习课也被老师抢占了。

不久开始上晚自习。晚饭后一个小时左右,春季大约晚上六点钟光景儿。夜幕刚刚拉下,老师办公室亮起了泡子灯。我们也陆续端着小煤油灯来到学校,一盏盏煤油灯亮起来,扑闪扑闪的,像夜晚缓缓飘动的一个个萤火虫。

煤油灯冒烟厉害,二十多盏煤油灯弄得教室里乌烟瘴气,有些呛人。我们一声接一声咳嗽,脸上也成了“包公脸”。最有趣的是那些女生,像杏儿、秀秀姑和花姐姐,什么是泛目录站群抹在脸上的雪花膏,被油烟一熏,粘在脸上腻腻滑滑的,擦也擦不掉。不久,秀秀姑开始用上了小洋蜡。红通通的蜡烛,精致得像熟透的红胡萝卜。换娃娃的那里根本买不到,让我们着实眼热了一段时间。趁老师去办公室抽烟的空儿,我偷偷地瞅着秀秀姑放在蜡台上燃着的美丽的小蜡烛,无意间,似乎第一次发现烛光下的秀秀竟那么俊:大大的眼睛,长长的睫毛,红润的脸庞,翘翘着的羊角辫,比我家年画上李秀明还要漂亮呢。

——当时李秀明,饰演《孔雀公主》里的“公主”,她与唐国强的剧照,我家东屋墙上就有一幅。

晓晴,是初三男生心目中共同的“班花”。她,高高的个头,白白净净,穿着干净得体,与杜秀丽一样留着简洁的“百惠头”。她喜欢唱歌,说话温文尔雅,一笑一颦都是女生效仿的“样板”。

她的座位在教室后几排,我个头矮小,几次调位也离不了前三排。都同学好长时间了,彼此都没说过一句话。有时候在校园里迎面相遇,我也是低头走过,并不搭话。那时我沮丧地想,我肯定不能与“班花”有什么交集,我所谓的青春注定要这样在平淡无奇中度过了。

没有想到,在初三上学期一个下午,蓝蓝的天上白云飘飘,绚丽多姿的晚霞美不胜收。我默默在操场边走路,晓晴主动迎上来,匆匆递给我一个大信封,信封中装了本崭新的《少年文艺》。她说,听同学说你喜欢读书写作,送本我珍藏的好书给你看。并特别交代:看后一定要归还哦。

拿着那本《少年文艺》,看着上面“晓晴记”三个娟秀的钢笔字,我大脑一片空白,继而激动不已,心潮澎湃,胡思乱想了好一阵儿,也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我没有料到,我与阳春白雪的“班花”竟然还能有这样突如其来的“缘分”。我一直认为,倘若她能正眼看我一眼哪怕一眼,都是可望不可及的事。而她居然能主动送书给我,还跟我说了好几句话。她的声音柔柔的软软的,那样好听!

接下来几天里,我把那本《少年文艺》(1984年第6期)每篇文章,都读了好几遍,有些我甚至倒背如流了。我总觉得那不是一本普通的文艺书籍,还带有青春初绽的味道……三天后,我怀着不舍的心情,在校园操场边上,将那本书交还给晓晴并轻轻说声“谢谢”的时候,她却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冲我莞尔一笑。

那时,我刚刚知道,还有一种笑如此动人,叫做“莞尔”。

我与“班花”的缘分,也只有3天70多个小时的时间。那是整个初中时代,唯一怦然心动的3天。

从那以后,我开始写日记。日记中,我写学习的感悟,写青春的思考,当然更浓墨重彩写了我这一段对“班花”的暗恋(我不知道那算不算“暗恋”?)。为保密起见,日记凡是涉及“晓晴”的地方,一律用汉语拼音“X.Q.”代替。

难忘那懵懂的青春,悸动的校园

Victoria Heath/Photographer

你离开学校一个月后,又重新返回我们的校园。

那时,我们的高中校园里,满目秋色,景致正好。

你的闺蜜好友,将这个消息告诉我时,我正在教室里伏案读书。看没有老师在,我便飞奔出教室,像只活蹦乱跳的兔子,引来身后同学们一阵唏嘘。

心如鹿撞,是什么样的感觉?期待,激动,兴奋,忐忑,应该都包括在内,似乎又不确定。反正我感觉心跳在加速,脸上在发烫,浑身在发热……怀着一颗砰砰的心,我疾步跑到校园里,在学校理化实验室外那片小树林里,我看到了好久未见的你。

你将自行车放在枝桠突兀的梧桐树下。透过枝叶照射下来的斑驳的月光,以及路灯下昏黄的灯光,映照出你高挑的身影。我走向你,发现你穿了一件方格格、牛仔蓝的背带裙,如墨发髻上绾着一只洁白灵动的蝴蝶结。

那蝴蝶结,在月光下灯光下跳跃着,如同远处琴房里传来的悠扬的歌声。

依然是略带忧郁的眼神,透出特有的气质。那种气质在清冷月光下,在覆满树叶的草坪上,在校园静谧的时光里,氤氲扩散开来,像朦胧的梦境。

又一次,我迷醉于那种气质之中。

沿着校园那条熟悉的石板路,我们边走边谈。身边秋虫呢哝,天上星光眨眼。那夜,柔软清冷的月光洒了一地,我们的说笑声也打破月光的静谧,哗啦啦洒了一地。

校园夜色陪着我们,静静地聆听我们的夜话。

好久没有那样倾心畅谈了。我们的话题也如眼前的月光,扑朔不定,飘荡跳跃。我们谈文学谈绘画谈最近你完成的新诗;我们谈理想谈现实谈明年准备报考哪所大学;我们谈晚点快乐时光谈你唱的《信天游》我唱的《红衣少女》……

我们谈话的那份率真、纯净与投入,像天边那轮清澈的月亮,或许感染了周围的秋虫和身旁高大的白杨树。它们,也停止了聒噪与热闹,与星光月光一起静听我们的秋夜谈话。

夜色渐浓。一股浓郁的青草野花的芬芳,弥漫在我们周围,像汹涌的海浪一拨拨包抄上来。漫步花香中,我们彻底陶醉了……

从那以后,我们没有再见面。也没有通过一次电话。我们从彼此的世界里消失了。只是那次“秋夜私语”,连同那灿烂的夜色,像美丽的烟花,偶尔在记忆中闪现,温暖着鸡零狗碎的日子!

我调离学校,到乡政府办公室做秘书时,你曾经专程去看望过我。不知你还记得不?

你骑了一辆单车,买了一大兜水果。我忘记了是周末还是工作日临近下班的时间。反正快过年了。

见到你,我一脸惊喜,真没想到你会来看我。我有点手足无措,根本没有一个老师应有的样子。我赶忙把你让进我简陋的宿舍,拖了把椅子,让你坐了。

我懒散惯了,宿舍没有生炉子,有点冷。你穿着厚厚的鲜艳羽绒服,一脸绯红。我问你毕业后在干什么,问我关心的几个学生的去向,问家中老人还有你弟弟他们的情况。

我知道,你是家中老大,你还有一个妹妹一个弟弟。

你笑着说,弟弟太调皮了,连你这个大姐姐都说不服,妹妹干脆就不理他。父母都宠弟弟,当宝贝疙瘩呢,谁也甭想动他一根毫毛。你说,父母重男轻女,我感觉我就是多余的,父母的心思都在弟弟身上了。

不知怎的,你说话有些紧张,脸也更红了。

后来,你磕磕巴巴问我:老师,您……您……啥时候去我家呢?

你小心翼翼地抛出了这个问题。你不知道我的反应是什么,问这个是否有些唐突。你忐忑不安又很期待,期待我给你答案。就像在课堂上问我过于简单的问题,你不知道我怎么看你一样。

我一时懵了,真想不到你会提这样的问题。确切地说,我不知怎么回答你。去你家?若在学生时期,以家访的名义,当然可以。如今,我以什么样的身份、有什么样的理由,去你家呢?

时光可真快呢。从那次我们再也没见面。直到你这次来我办公室,还带给我一束满天星。

想着往事,我们久久没有说话。满天星散发出的淡雅的芳香,弥漫在整个屋子里。满天星,缀满星星点点的小花,并不张扬,却有一种含蓄简练之美,如乡下邻家女孩般,朴素中透着娇羞。

你起身告辞的时候,已经晚上十点钟——那是你花店打烊的时间。

格子裙、短毛衫与马靴搭配的身影,映照在走廊雪白的墙壁上,曼妙如诗。“咯滴儿,咯滴儿”,马靴踩在地板上清脆的声音,轻柔响起在军营夜色中。听惯了整齐划一的军号,以及“一二一”的声音,这样新颖的声响,为安静的军营之夜,增添了许多情趣。

送你到大门外。抬头,满天繁星。那活泼灿烂的星星,不停眨着亮晶晶的眼睛,天际之上俯瞰着静静的人世间。

你送我的满天星,多像这满天的繁星!

难忘那懵懂的青春,悸动的校园

Suhyeon Choi/Photographer

作者简介

苏银东,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、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、无棣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。文学作品散见于《中华诗词选刊》《西部散文选刊》《诗选刊》《前卫文学》《时代文学》《当代散文》《齐鲁晚报》等。著有散文集“炊烟三部曲”《又见炊烟》《梦里炊烟》《炊烟依依》,报告文学集《回眸》等。

难忘那懵懂的青春,悸动的校园

壹点号一点写作课

新闻线索报料通道:应用市场下载“齐鲁壹点”APP,或搜索微信小程序“齐鲁壹点”,全省600位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!